“讲真我劝你别来澳洲留学”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最近这几天,韩国疫情蔓延的速度像是跟日本比赛一样,短短几天几乎“全境沦陷”,实在令人忧心不已。

其实,澳洲政府最初也想像韩国一样,对中国留学生扮演一个“小甜心”的角色,比如对外界表示,不会像其他国家一样禁止中国学生入境。

澳洲政府对留学生实施的第一个骚操作,就是在没有任何缓冲期的情况下宣布禁令,令留学生直线日美国宣布疫情入境禁令后,澳洲紧随其后,在2月1日下午5时宣布称,即日起持中国护照进入澳大利亚的所有旅客都将被限制入境。

当天正在机场办理值机的小伙伴表示,突然在机场看到实时贴出来的通知,心里有苦难言,却只能强迫自己去按照要求办理退票。

而另一个叫人抓狂的变化,是在即将要解除14天禁令、赴澳留学生们满怀希望地准备预订机票的时候,航空公司的机票价格与疫情之前相比足足涨了10倍。

“原本从广州飞往澳洲的机票只需要3000元左右,而禁令将要解除时,机票一下冲到了28000的天价。”

接下来,澳洲政府像是对“延长”这个词着了魔一般,解禁期一到,莫里森就宣布延长禁令,一延长就是一周。

于是,澳洲的禁令从原本的十四天,已经足足延长了一个月……留学生们的计划也一次次被打破。

在澳洲政府不让留学生入境的政策下,澳洲的学校为学生定制了“人性化”的网课,这意味着,即使人进不来,学费还是要交的。

为了不成为澳洲菜板上的鱼肉,也为了学业不被延迟,准备赴澳的留学生们准备“曲线救国”——从第三国转机到澳洲。

然而,针对留学生们的“曲线救国”,澳洲也提出了新的措施——“从第三国入境的留学生必须在第三国隔离十四天才能入澳。”

如今,足足有将近10万名没有入学的留学生们,在家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没有人会比这一届的澳洲留学生更焦虑的了……

成千上万名中国留学生也从这次疫情中看清了在澳洲留学的坑,如今,大家纷纷吐槽,自己曾经做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就是来澳洲留学。

“学校就是把中国学生当成cash cow. 虽然,校园里到处都是交着高额学费的留学生,但相关配套服务(设施)却一律都没有。除此之外,无论是知识实用性、学历含金量,还是性价比,相较美英top大学或者国内985、211都低太多。”

澳洲这个第三国政策真是又坏又蠢,把(疫情)风险转移给第三国是24k纯坏,而把留学生逼到同样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第三国,无法保证留学生不会在他国感染病毒,是蠢。只能说,澳洲政府的脑子不太好使。

“我们现在亏着机票和房租,学校却想着我们留学生交着十一万一学期的钱,而如此贵的学费,只是为了上网课。看看人家清华免费出的网课,(再看看你们自己),真当我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而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不禁让人感到焦虑:“如果一直不解封,让我们延迟一学期的话,就涉及到房租、汇率、签证,还有医疗保险。这些事情,哪一样不需要钱呢……”

“最后一学期了,不想defer,也不想去第三国被割韭菜,(另一个不可以被忽略的问题是),第三国在疫情管控方面做的并不严谨,怕在国外染上病毒。(除此之外),不想为天价网课买单,也担心万一学业暂停,我租的房子和行李该怎么办。”

除此之外,很多留学生都有一种被澳洲政府反复戏耍的感受,大家的愤怒值已经达到顶峰,且不想再留在澳洲求学了:

“学校开网课表面上是给我们定制个性化的study plan,但这不就是在变相催着我们交钱吗?疫情过去能换国家就换国家吧,对南半球真的失望透了……”

2018年,环球时报就曾报道过一则关于澳洲无理由拖延中国留学生签证的消息,拖延时间长达数月,甚至一年,而澳洲政府对于这种做法,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这些签证被拖延的学子,多达165名,他们组成了一个群,再次向《环球时报》曝光澳洲政府的不作为。

据《环球时报》报道,这些学生中有超70%的人是要去澳大利亚攻读博士研究生的,还有不到30%是走的“访问学者”的申请路线名学生中,有超过一半的人等签时间已经超过5个月,有9名学生超过一年,除此之外,甚至有人的等签时间足足超过了17个月,远远超出了澳大利亚官方承诺的最长4个月的期限…….

据澳媒《每日邮报》2019年末报道,澳大利亚独立研究中心在近日发布一项报告称,“如果中国学生减少,出现收入枯竭,澳大利亚大学可能难以生存”。

据统计,在澳洲各大院校里,每十个国际留学生里就有一个来自中国,而在一些商科专业中,每十个学生就有8个中国留学生。

教育作为澳洲的第三大出口产业,吸引了数十万国际留学生来此学习,光是中国留学生人数超过就超过15万,为澳洲贡献了超过510亿人民币。

如今,澳洲政府已经让中国留学生感到寒心,希望能及时看清自己的行为是多么不理性,同时能更多站在留学生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