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网络红人李耐阅“吸金门”:微商推广的暴利

李耐阅,地道的荆州女孩,2011年湖南卫视生活类角色互换节目《变形计》第五季之《美丽加减法》城市主人公。变形7天后,性格一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乖巧懂事。

但在“变形”即将满一年的节点,李耐阅却突然发布了一条自残的微博,她上传了一张鲜血淋漓的手臂照片,手臂上满是小刀自残的划痕,引起网友关注,再度成为“网络红人”,并参演电影《谁的青春不叛逆》。

近一段时间,全国不少微商联名在百度贴吧、新浪微博发帖上千条,痛斥李耐阅利用微博、微信粉丝“吸金”,吸纳微商的微博推广费用却不履行推广承诺,且涉及金额一万多元。

围绕李耐阅的“吸金门”事件将会以怎样一个结局落幕尚不得而知。但本报记者日前独家采访了来自全国的多名微商、李耐阅本人及李耐阅父亲等核心人物,试图还原这段扑朔迷离“吸金门”内幕。

“如果我们能换一换,换我们的现在,有些事也许会明白生活就会更加充满期待”这是湖南卫视《变形计》主题曲歌词,正如歌词所说,如果换个角度看世界,世界或许会更加精彩。

2012年,李耐阅还是一名普通的初中生,也是老师、家长眼中的问题少女。基于此,李耐阅的父母期待叛逆女儿的蝶变,于是将她送上《变形计》的舞台。

在节目中,李耐阅大闹木里婚礼现场,对当地学生恶语相向,其耿直火爆的性格让人诧异不已。但同时,节目中,李耐阅亲口所述:她并非是荆州的父母亲生,她其实是一个“弃婴”。

经过了解核实,14年前,仅仅出生4天的李耐阅便被亲生父母遗弃,后被善良的李家人收养。李耐阅长大后,李爸爸遵从一位心理医生的建议,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了李耐阅,没想到李耐阅性情大变,从此变得叛逆起来。“变形”之后的李耐阅更新自己的微博表示,“你们现在怀疑我是否改变,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我变化确实挺大的以前的确是我愚蠢,是我霸道无知,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所有的爱不都是理所当然的。希望大家能看完后对我改变看法可以刮目相看。谢谢!”

峰回路转堪比伦理电视剧的情节,令跌眼镜,也让人们对李耐阅投向了理解和同情的目光。为此,她收获了第一批粉丝,此时新浪微博粉丝超过5万人。

2013年1月,在“变形”即将满一年的节点,李耐阅却突然发布了一条令人心疼的微博。微博中,她上传了一张鲜血淋漓的手臂照片,手臂上满是小刀自残的划痕。李耐阅在微博中称,“让我死吧,死了就不会哭不痛苦了。”2013年1月13日凌晨,李耐阅上传微博。截至凌晨4点,李耐阅最后一次回复“睡了”,微博总共被转发140次,评论563条。对于一系列鲜血淋漓的照片,不少网友接连发声,对她进行劝阻。

与关心慰问的话语形成鲜明对比,不少网友也质疑李耐阅自残照的真实性,甚至开始指责李耐阅深夜“哗众取宠”。在李耐阅发布的微博照片中,最后一张手臂纹身的照片成为网友质疑的重点。发布微博的3个小时时间里,李耐阅曾多次与自己的朋友进行互动。言语中,她多次表示“就是线时,李耐阅的父亲登录新浪微博证实,自残手臂的确为李耐阅。

湖南卫视编导刘仕卫曾经陪伴李耐阅在大山生活,并跟拍她的一举一动。刘仕卫2012年到访荆州,回访李耐阅变形成果时,曾大赞李耐阅的改变。可当他得知李耐阅微博直播割腕后,他痛心地表示,“李耐阅还是那个李耐阅,我们也无能为力。”

李耐阅原微博认证名为“李耐阅LAY”,后改为现在的微博名“李耐阅Lee”。人们惊奇地发现,李耐阅不仅是穿着打扮,容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胖嘟嘟的脸,变成时髦的“锥子脸”。为此,不少网友质疑李耐阅整容,但均遭到李耐阅本人否认。

李耐阅改名后,曾发布微博:“我宣布和我爸妈脱离关系,我就是我自己。”(现已删除)这段看似稚气的“宣言”,一度再将李耐阅引向的漩涡中心。

“独立”之后李耐阅参演了各种社会活动,还曾参演电影《谁的青春不叛逆》。新浪微博粉丝人数达到48万人。

从普通的荆州少女华丽转身为“草根艺人”,李耐阅凭借超强的话题性引起不少微商的关注。慕名而来的微商排着队希望李耐阅能在微博、微信上推广自家的化妆品。而微商将为每条消息付出500至1000元的费用。

记者整理李耐阅微博发现,其之前的微博大多删除,仅保存79条,而大多数涉及微商推广,包括美容品、化妆品、潮鞋等。

目前,网上最为尖刻地莫过于指责李耐阅“骗钱”。近日,记者联系了来自安徽、江西、河北等地的7位微商,他们均称,为李耐阅打款1000至4000元不等,同时将自家产品寄往李耐阅位于荆州市荆州区的家中,而李耐阅未发布任何一次微博为其推广。

微商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显示,她们曾多次与李耐阅沟通,但是经常被推脱“我很忙,我需要安排时间”,甚至后来无法联系上李耐阅。微商们表示,“我们打款给她时,她回复得很积极,我们一旦打款,她就玩失踪。”

记者翻阅了李耐阅父亲的新浪微博发现,近3个月来,该账号共更新了7条微博,其中有5条微博都与李耐阅有关。在9月1日的微博上,该账号回复网友称:“呵呵,都不是什么好鸟!我倒真心希望警方介入彻查,以免你我打什么口水仗,还是感谢你的加持!”

李父还写下一篇小诗在微博上赠予女儿:“示妞儿诗一首:人人头上一片天,不是晴天即阴天。阴晴岂能永相续,笑到最后再看天!”

其最近一条更新时间为11月14日,内容为:“郑重声明:无容置疑,我们的监护教育一直在继续!所谓“骗”与“被骗”是相互吸引,各自思过避过为上,我们支持耐阅用她自己的方式解决纠纷,她必须学会承担!知子莫如父,耐阅是不好,但绝没有网传得如此不堪,面对喧嚣的谴责,我们家长会和她一道逆风成长!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永远爱她!谢谢大家!”

11月20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李耐阅的父亲。虽然李耐阅半年前在微博上声称,已与自己的父母断绝关系。但李父告诉记者,仍然与李耐阅有联系,并声称自己在半个月前曾出资为李耐阅代为退回一批微商的款项。但此后因李耐阅变本加厉,继续找微商收所谓的“广告费”所以才停止帮助她退还款项,希望李耐阅能自己处理此事。

李:他们说我微博骗钱,是因为我没有准时发布推广信息。而现实是,他们未到推广时间,就催促甚至责骂。我收钱后没有拉黑他们,只是不理他们。等那些人骂到不想骂了,我们再来谈。

李:如果说让我们这么轻易退钱,或者直接给他们发,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一直在微博、微信上辱骂我及我的家人,她们说我,我认为他们也在诽谤。我可以退钱,或者继续发广告,但前提是必须给我和我家人道歉。

记:在微商提供的一份截图中,你曾自称“自己每天消费2000元以上,身边的很多朋友吸毒,需要你来接济”?

记:这段纠纷发生后,其中有一个名叫“kitty-瑶瑶”的微商,你已经退款了,是你自己退款的吗?为什么退款?

记:你的父亲对于你的行为曾表示,不会帮你还款了?他说,因为他一边还款,你一边还在吸纳广告款。

出生于1997年,今年17岁,属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但微信并不需要必须能满18岁才能操作,因此李耐阅操作微信收款推广的行为可以认定为有效行为。

微商与李耐阅之间没有签订书面协议,仅仅是微信交流,但是如果有证据证明,李耐阅与微商之间达成过某种承诺,也可以证明是合同的一部分。李耐阅没有按照约定推广,可以视为违约行为。

李耐阅曾表示,因为与微商沟通之间的问题,微商对她及其家人进行辱骂,所以没有按时、按约定推广。李季认为,微商与李耐阅之间的骂战仅仅是一种侵权行为,与履行合同本身无关。李耐阅仍需执行该约定。如果李耐阅收款后拒绝履行推广合同,并继续吸纳其他微商的推广费用,其行为则涉嫌构成。

不少微商从李耐阅处无法拿回退款,于是找到李耐阅的父亲。但李季认为,李耐阅虽然是未成年人,但她的行为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因此应该由李耐阅本人承担违约责任。李季表示,微商如果觉得自己上当受骗,可以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或者向当地法院起诉要求李耐阅还款。但鉴于该类案件每笔涉案金额多为1000元左右,实际司法操作难度较大,微商的起诉意愿也会比较低。

随着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所有的社交网络都已经成为一种媒体平台。电商业者进驻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即便是社交电商做的“熟人生意”,但从商业起步到为客户所熟知,必然需要经历一个推广平台。而“网络红人”,则成为电商业者的宠儿。

与明星大腕动辄数万元的推广费用相比,“网络红人”出身草根,发布推广信息相对便宜,同时效果也很不错。打扮时髦的李耐阅就是其中之一。

荆州一位微商业内人士小非(化名)介绍,草根明星、网络红人“接单”存在一些风险性和不稳定性,明星大腕虽然收费较高,但有一帮文案团队帮其运作,推送准时、准确。当年何润东“8点20发”(2013年央视315晚会制造的一条网络流行语。事发前晚晚会播出过程中,何润然以“#315在行动#”为标签在微博上指责苹果手机,但在内容的结尾竟出现一句“大概8点20分发”,此举立即被网友质疑是为央视315晚会当“托”。后因何润东否认自己所发并报警,引发系列口水战)虽然是一个失败的案例,但客观上证明明星推广的市场价值。

在草根明星中,“不加V”(原名“木子美”,作家)每天下午坚持自己更新微博,收费约500至1000元,准点推送,赢得不少微商的青睐和好评。

小非分析,在李耐阅“吸金门”事件中,不排除李耐阅因为种种原因错过发布时间,导致众微商倒戈相向,随后酿成骂战。同时,她也指出,“李耐阅有意吸金,根本不想发布广告的可能性并不大。” 小非建议,微商在推广时还应选择口碑较好的“大V”,“毕竟暴利和风险同在。”(记者余柳)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